快捷搜索:  as

正要在辽侯李林眼前施展才华,让辽侯对自己佩

“岂敢岂敢!”庞统拱手一记大礼,现在的庞统,虽然自知一身才华,但是毕竟乃是一个年岁刚刚弱冠的小青年,年岁比杨修卢毓二人小,更是无官无职,又是改了名字前来拜访,当然在杨修和卢毓面前,不能太过的显得高傲,但是这眼神是无法骗人的,杨修,卢毓何人,历史上的杨修可是把我人心的高手高手之高高手,就算是曹操还没想到的,杨修都想到了,虽然现在年岁尚清,但是就论一个刚刚出了茅庐的庞统来说,就从庞统的言行举止,一个眼神的变化,便可以判断出来起心中所想。
 
    “好一个岂敢!”杨修低笑一声,淡然说道:“如此说来,你对你胸中才学,倒是极为自负咯?”
 
    庞统赶紧说道:“岂敢自负,仅仅是学生自思不逊他人罢了!”
 
    “嘿!”这还不叫自负?杨修冷冷一笑,与卢毓对视一眼,指着棋盘对庞统说道:“那你且来看看此棋局,凭你胸口才华,如何破解此残局?”
 
    闻言,庞统心中暗暗冷,注意力立即注视到了这眼前的棋盘之上,然而这一望之下,眉宇只见立即凝重起来,形成了一个川字,只见此棋局极为凌乱。难有几条大龙,皆是散子残子,白中有黑,黑中有白,令人难以道明。然而细细一看,却是杀机四伏,不论黑子白子,皆是步步紧逼,难分高下,稍有差池,便有倾巢之灾…………
 
    粗看之际,似乎是白子稍占优势,占据中原,转攻四面,然而再看之时。庞统却认为黑子携皿角威势而图中原,亦有取胜之机,虽说是一极为寻常的棋局,然而庞统却从此棋局中看到了金戈铁马、浴血沙场的景象,双方以大龙为营、残子为兵,争相攻伐,其中的凶险杀机,却不是一句胜负便可以道明的,这……这简直就不是棋局,乃是一场浩大的战争,巨大的工程,无有攻击,也无有防守,就是因为这棋局之中,双方各是有攻有守,无法分辨,但是胜负只见,更是不分上下,杀气冲天之下,还有这磅礴的浩然之气。
 
    庞统惊异的神色就已经显露出来,更是说明了他心中的澎湃,此……次二人到底是何人,怎么……怎么会……这……这棋局真是他们二人所下,自己看孔明所下的棋局,最为惨烈之时,也不过如此啊!但是自己与孔明何人,此二人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如何?”杨修淡笑说道:“足下不是自诩胸中韬略万千么?若是连这小小棋局也道不明。如何放言天下?!”最后一句,冷然不已。
 
    庞统乃是精通兵法,但是却棋术却是跟兵法无法相比的,虽然惭愧,但是庞统自是认为,这小小的棋盘,黑白子之间,如何跟天下相比!自己自幼熟读兵书,有何等时间去看棋谱,若不是认识一众好友都是棋术高手,庞统身受熏陶,可能他连这棋盘中的形式都是看不破的,这也不能怪庞统,对这棋局兴趣索然,就是庞统的性格,既然从棋局中看不破。那么就…………从别的地方!
 
    庞统心生一计,不动声色偷偷打量了几眼杨修与卢毓,见卢毓顾自引茶,面色波澜不惊,他心中一动,却是有了定论。
 
    “敢问先生…………”庞统转首朝卢毓一拜,恭敬问道:“此时乃是哪方落子?”
 
    卢毓自是明白了庞统的心思,心中好笑却故作不知,抬手一指杨修笑道说道:“乃是德祖兄的黑子!”
 
    原来如此。庞统此刻再看棋盘,却是望见黑子被渐渐逼入四角,难有作为,庞统心中暗暗一笑,看出了端疑…………
 
 第七章 棋艺不精
 
    庞统目光瞬间皎洁许多,嘴角微微上挑转身望着杨修,指着棋局说道:“黑子失势!”
 
    “哦?”只见杨修哈哈一笑,伸手指起一枚黑子落于棋盘,望着庞统戏诧说道:“现今如何?”
 
    庞统皱皱眉,细细一看却是不明所以,正当他用狐疑的眼神望着杨修时,卢毓却摇头笑叹道:“兄甚是不厚道,故意拖延!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!”杨修哈哈大笑,自是十分得意。
 
    庞统心中猛然一惊。死死盯着棋局,然而这回,却是叫他很快就瞧出了端倪,那黑子明摆着就是弃子,然而这一弃子,却是恰恰落在白子精要之处,若是不除。大龙难成,怕是要被徐徐吞并,若是欲除之,却是需要整整三步,三步啊,庞统虽然棋艺不精,但是自己也是看过元直,孔明,甚至是老师相互切磋棋艺的对对峙,所以这眼里不会差的,三步的时间,以三步换一步,如何不顿失先机?
 
    看着杨修的坏笑,庞统额头渗出汗来,自己总是觉得天下间,也就是孔明的战略意识,元直的内政方针,和自己的兵法纵横,乃是天下只见,独一无二的绝迹,没想到,自己刚出茅庐不久,正要在辽侯李林眼前施展才华,让辽侯对自己佩服无比,委以重任,如今连辽侯还没见到,自己竟然就在这府内两个门客的面前丢了面子,庞统很是尴尬的说道:“现在……现在黑子有得势了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呀你呀!”卢毓望着庞统摇摇头,见其双目失神地望着棋盘,心中好笑,轻声说道:“不才也请足下看看,如今局势如何?”
 
    庞统闻言心中苦极,迟疑着盯了棋盘半响方才说道,“白…………白子失势!”庞统说的很是确定。
 
    “哦?”卢毓轻笑一声,放下手中茶盏,捻起一子下于棋盘,笑道:“白子,失势否?”
道:“愚弟反复思量过,三十步之内,我当比兄多占一目半!”
 
    杨修为之愕然,急忙望向棋盘,半响之后苦笑说道:“贤弟大才,愚兄不及也!”说着,他抬头望向庞统。
 
    庞统顿时就感觉背上一凉,心中暗暗说道:“我言错矣,此二人绝非等闲,唉…………今日恐怕当真是要颜面全无了!”
 
    然而,就在杨修正要说话之时,远处却有一下人疾步步入大堂,恭声说道:“何人乃是襄阳学子龙广,老爷有请,书房相见!”
 
    庞统回头一望,心中欣喜“救兵至矣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