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在这里混了十几年了,这辞赋的意思还是可以看

  望了一眼满头冷汗的庞统,杨修自然是不难瞧出他的心思,戏徒说道:“某家主公传你,还不速去!”
 
    “是,是!”庞统急忙对杨修、卢毓行了一记大礼,匆匆随那下人去了。
 
    凝神望着庞统远处的背影,卢毓面色凝重,低声说道:“德祖,你看此人如何?”
 
    杨修闻言,抬头冷冷望了一眼离去的庞统,微微一扬头,淡淡说道:“经天纬地之才!”
 
    卢毓并无惊讶,眼睛一挑,淡淡一笑,道:“呵呵,就是这个棋艺嘛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杨修一笑道:“嘿!咱家主公要的那是大才,有不是要一个棋师啊!”
 
    卢毓哈哈大笑,点着头道:“是啊,是啊!小弟言错了!”
 
    杨修有些不乐意道:“子家言错了,可是这棋局可是胜了某一筹啊!”
 
    卢毓摆摆手,道:“愚兄之言…………你我不如再战,如何?”
 
    杨修没好气道:“那是当然,某必然要赢回一盘啊!”
 
    卢毓手一伸,一指棋盘,道:“兄所言极是,请!”
 
    “请!”说罢,二人就开始拾取棋盘上的黑白棋子…………
 
    急急离开那令自己颜面俱损的地方,庞统不动声色抹了抹额头冷汗,急步上前唤住面前的府下人,恭敬问道:“敢问小哥,那两位乃是何人?”
 
    那下人愣了愣,笑着说道:“其中一位乃是太尉杨彪之子,杨修,杨德祖,另一个乃是前北中郎将,尚书卢植大人之子,卢毓,卢子家!”
 
    庞统心中一惊,原来都是名门之后,怪不得如此厉害,随意又问道:“此二人现在辽侯府上官居何职啊?”
 
    下人奇怪的看了一眼庞统,道:“此二人尽是辽侯府内两个刀笔小吏而已!”
 
    “什么!”庞统惊叹一声,道:“如此这才,竟然仅为小吏!”
 
    下人看着庞统惊异的眼神,道:“请问先生何意?可是有事?”
 
    “没没!”庞统急忙摆摆手,庞统心中惊讶,这李林是不会用人,还是麾下的人才太多了,竟然如此的大才,仅仅就是一个小吏,难道他李林这般识人不明吗?难道世人都说他慧眼,莫非都是虚言?
 
    下人点点头,对庞统道:“既然如此,辽侯已在书房相候多时了,先生请!”
 
    “请!”庞统拱手一礼,来府前的几分倨傲早已消逝无影,心里盘算,若是李林不是识人不明,而是……而是真的麾下人才十分多,就连一个刀笔小吏都是这般的大才的话…………帐下客卿犹是如此,那李林,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啊!想到可怕之处,庞统不由的浑身打了一个寒战,如今之际,唯有听天由命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下人将庞统带到了南书房,给庞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:“此便是老爷书房。先生请!”
 
    庞统连忙谢道:“多谢,多谢!”道了一声谢,庞统望了一眼守卫在书房两旁的护卫营士卒,一整衣衫,徐徐入内,心说“哼!李元杰,就算是你果真如同传言一般,有天神相助,某也要看看你是哪路神仙,我庞士元还从来没有怕过!”
 
    整理一下心神,庞统将刚才在棋艺上的羞辱抛在了脑后,即将见到的才是自己真正想要见识的人,我凤雏之姿,是否可以凤舞九天,就看今日与这辽侯李元杰一见了!想罢,庞统缓步走进了书房…………
 
    只见书房内乃有一人负被双手,站在屋内望着墙上的壁挂,庞统深深吸了口气,拱手大拜道:“襄阳学子龙广,龙丝充拜见辽侯!”
 
    在庞统眼中,面前那人转过身来,直直望了自己良久,但是看到了自己的容貌只是却是有些惊讶,庞统心中立即产生了不满,莫非这个辽侯也如同寻常人一般,也是以貌取人,还不如刚才他那两个刀笔小吏呢。
 
    而此时的李林,确实心中奇怪,长得有点呆,嘴还有点歪,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货,怎么还非要见自己呢?但是刚才听下人说,此人竟然和杨修和卢毓攀谈甚久,本来李伯已经打发他走了,但是杨修和卢毓二人又让下人报给我的,杨修和卢毓能够同时看上的人,定然不简单!
 
    李林注视了庞统半天,那个眼神,似笑非笑,缓缓说道:“龙广!呵呵,有意思,别说荆州,放眼天下也没有几人姓氏为龙啊!”
 
    言如九天雷霆,叫庞统心中为之剧震,额头亦不禁渗出冷汗来,此言何意?莫非这里了就听了自己的名字便知道自己身份有假?庞统心中有些坎坷不安,他拿不准李林说此话是何用意,他也曾偷偷瞧了瞧李林面色,却瞧不出什么端倪来,并无其他意思啊?这无疑不叫庞统越发有些担忧,这没有意思,便是有意思啊!庞统吸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想当年西楚霸王项羽麾下便有一大将,名为龙且,乃是项羽麾下第一猛将,辽侯为何说无人姓氏为龙啊?”
 
    李林眉毛一挑,不过这庞统真的是想多了,其实自大李林兵下许昌,来拜见李林的人也是不少,而后李林能推就推,所以大部分人也就去了邴原或是其他老先生那里,而到李林这里来的,下人也是知道李林的脾气,能不见就不见,但是今日此人能够直接来辽侯府,还得到了杨修和卢毓的亲睐,李林当然要仔细看看,而刚才那一句话,只不过是唠嗑而已,很随意的。
 
    李林笑道:“呵呵,好你个龙广,那项羽乃是我大汉高祖死敌,起麾下龙且当然也是,你龙广竟然再次说出这龙且,难道是想造反吗?”
 
    庞统一看李林的就不像是发怒,有些把握了李林的意思,淡淡一笑,道:“虽说高祖击败项羽,立我大汉万年基业,但是也是无法磨灭,这项羽的确是一个英雄啊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惆怅的说了一句,道:“是啊,有志者、事竟成,破釜沉舟,百二秦关终属楚!”
 
    李林就是随意的一说这个后世人人尽知的挽联,但是这可是吧庞统个震惊的够呛,惊讶之余,道:“辽侯大才,不错!有志者事竟成!而龙广,便是一个有志之士!”
 
    李林笑着点点头,道:“呵呵,只是随便说说,随便说说!”脸也是不红不白的…………
 
 第八章 攀谈天下(1)
 
    庞统疑惑道:“听辽侯之言,想必这辞赋还有下阕吧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缓缓说道:“有志者、事竟成,破釜沉舟,百二秦关终属楚;苦心人、天不负,卧薪尝胆,三千越甲可吞吴!”
 
    庞统不禁的连连点头,道:“好!啊!好!辽侯一语,统…………啊!某佩服!,佩服!”
 
    但是庞统忽然话锋一转,看着李林缓缓道:“但是这西楚霸王项羽,也是逞一时之勇武,强势之下而被我高祖击败,传力大汉江山,那越王勾践确实可以任用贤人,范蠡,文种打败吴王夫差,成为霸主,所以说,这辽侯将此二人想必,越王勾践当比西楚霸王项羽可算是强上不少啊!”
 
    李林听了眼前之人的话,很是欣赏,没想到此人面相丑陋,但是却是可以说出这样的言论,不错啊,而且这么一说,也说出了任用贤才的重要性,也算是在推销自己啊!李林微微一点头,算是赞扬。
 
    “来人!”李林对外面叫了一声,缓缓走进一人,李林道:“上茶!”李林如是对前来的下人吩咐道。
 
    下人躬身应了一声道:“是,老爷。”
 
    李林看着眼前之人很是淡定的站在那里,有些疑惑,缓缓坐下来,一伸手道:“那个丝充,请坐!”李林总是觉得这小子的字很是怪异啊!
 
    “多谢辽侯!”庞统缓缓落座,李林道:“丝充啊!不知道你今日前来所为何事?莫非是想在某麾下谋个一官半职?”招呼庞统在入席坐下,李林坐于他对面席位问道。
 
    庞统淡淡一笑,坐起拱手说道:“在下不为名,不为利,乃是得知辽侯乃是天下人之楷模,在下身居荆州多年,自问自学百家,刚出茅庐,所以此次来,只是想辽侯攀谈,并无他意!”
 
    “哦?”李林好似有些诧异,疑惑问道:“丝充就仅仅为了这个?”李林心里感到奇怪,这小子可是真有意思,竟然来见自己就是为了跟自己唠嗑的?怎么可能,我还没见过这么吃饱了撑的,估计这小子就是想显示一下自己的高风亮节啥的,来凸显出自己,不过看这个小子,应该是有些本事的。
 
    庞统点点头,道:“正是!”
 
    李林眼睛一挑,笑谢辽侯,辽侯请!”
 
    “呵呵!”李林微微一笑接过府中下人递上的茶水,只看下人手心之中拿了一片纸片,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身边,用绳子挡住了庞统的视线,庞统没有看到,李林低头一看,不是别的上面正是庞统在自己府邸门口所唱之词。
 
    李林一看,有些微微震惊,虽然自己跟那些个大贤比吧,就是一个文盲,但是毕竟也是大学生过来的,在这里混了十几年了,这辞赋的意思还是可以看出来,没想到,这个龙广竟然可以随口说出这样的辞赋,看似简单,十分易懂,但是却包含了很大的深意,既说出来这乱世的罪魁祸首,乃是这朝廷天子身边的乱臣,庸仆,也推荐了自己,算是一个很好的推销,李林一边抿着茶水,一面看着这简单的几句话,微微一点头,眼前这个龙广,绝非常人,说不定就是历史上被淹没的大才呢。
 
    轻抿一口茶水之后,李林看完了纸条,对龙广的态度大有改观,抬头说道:“丝充,何时来得许昌啊?”
 
    庞统拱手一礼,恭敬的说道:“启禀辽侯,学生于一月前到的许昌,看到许昌之繁华,百姓之安乐,便可观辽侯治下其他城池之概况啊!”
 
    李林微微一摇头,叹息一声道:“诶…………丝充啊,对于这天下,无法看一处而比所有的,如今的天下,许昌虽然繁华,但是林自知,无论是林的治下,还是其他人的治下,百姓,诶…………温饱尚且困难,哪有什么繁华可言啊!”
 
    李林这话,可是让庞统十分的感动,没有对他的夸奖做出什么志得意满之态,而起看出李林也算是心有百姓,但是所说话很是直白,并不像刘备那般的仁义进伪,到时很是诚恳,庞统缓缓道:“辽侯高义!若是这天下间仁主都能跟刘和一般,这天下早已经太平!”本来庞统进来想要强硬一点的,让李林高看自己,但是看到李林麾下两个小吏竟然就有高才,庞统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子气势也就低了下来,变了一个态度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