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但是一直是无缘相见,现在李林倒是没有那么高

   喘着气,眉如春水。眼如秋波,削葱般玉指轻抚被李林一番“肆虐”的身体,一脸媚态,不由叫李林有些心猿意马,难以把持,还想再来一次。
 
    “老爷!”幸好,此刻屋外传来一声轻唤,叫李林神智为之一清,别看宓儿平时知书达理、冷艳恬然的。一旦动情,那个媚态的勾引人程度,却也不逊天下女子半分,女人果然是水做的,幸好李林知道心疼人,不然可真容易控制不住自己,伤害了甄姬的身子。
 
    “屋外何人?”李林朝屋外低喝道,当然了,在自己的家里,李林很少问这个,这一次问了,当然是李林要赶紧起身,穿戴衣服了。
 
    “老爷,是奴婢桃红!”只听屋外响起这个声音。
 
    “进来吧!”李林已经穿戴整齐,而甄姬就简单了,直接躺在榻上,盖着被子就成了,反正是在自己的家,李林也没有太忌讳。
 
    “呀!”甄姬轻呼一声,李林可是站起来就说这句话,甄姬没反应过来,本能的紧了紧被子,叫李林不禁心中好笑。
 
    甄姬侍女桃红踏碎步走入屋内,对李林盈盈一礼,细声说道:“禀老爷,府外有人呈上拜贴,欲求见老爷,是李叔叫奴婢前来的,打扰了老爷与小夫人,还望恕罪!”桃红一进屋,就感觉到了屋内诡异的气氛,自己明白过来自己来的不是时候,脸上微微一红,但是看到自己家老爷跟自己服侍的夫人这样的甜蜜,桃花这个做侍女的心中也是很开心的。
 
    望了一眼在被子中如鸵鸟一般的甄姬,李林毫无羞愧之色,这个脸皮还是有的,以伸手轻笑道:“拜帖取来我看!”
 
    “是!”桃红曲身盈盈一礼,恭敬上前将拜帖交到李林手中,还低着头,斜眼看了一眼已经羞得把头蒙在被子里面的甄姬,桃红小嘴微微上挑。
 
    “啧啧,好不容易有一段清净之日,这下好,竟然还有人拜见!”受伤拿着拜帖,李林摇头苦笑说道:“我倒要看看,何人竟然还来这里拜见我,有意思,貌似到了许昌还没人来拜见过我…………唔?”打开碑帖一看,李林惊呼一声,眼神为之一凛。
 
    “咦?”听到了李林忽然惊呼一声,甄姬好奇地从被褥中探出头来,探头探脑的望着夫君手中的拜帖,只看李林轻声的读道:“荆州,襄阳学子,龙广拜上!”
 
 第四章 龙广拜帖
 
    “这个龙广…………怎么这么r=耳熟呢?”李林的面色稍变,仔细的咋嘛,咂咂嘴,晃晃脑袋,就是觉着这龙广耳熟,但是吧…………就是想不起来了!
 
    龙广,上广下龙为庞,不错,来拜见李林的正是庞统,比肩诸葛亮不逊丝毫的人物,卧龙凤雏,得一可安天下,但是李林都在这乱世混了十年了,心里倒是十分向往这卧龙凤雏,但是一直是无缘相见,现在李林倒是没有那么高的欲望了,但是他当然也是想不到,这庞统会忽然来见自己!
 
    回头望了望在被窝里探出脑袋的甄姬,李林合上拜帖,道:“不见了!要是求官,自己去大学之内参加考核,或是去五官中郎将府上!”说着,就将拜帖给桃红递了过去,但是没想到桃红很是惊讶的看着李林,道:“老爷!听李伯说,那人在门口递给拜帖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!”
 
    李林眉头一皱道:“的惊异,对李林轻声说道轻声说道:“夫君,如今夫君身为辽侯,更应当礼贤下士,才能让天下人才径向来投靠啊!既然此人已经抵来拜帖,就说明也是有些学识,能够直接来面见夫君你,更是有些胆量,夫君不如去见见,以免错失了一个人才啊,不要……不要因为……因为妾身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坐了下来,捏了捏甄姬的脸蛋,笑道:“呵呵,你啊你,竟然还敢教育起为夫了!”
 
    “嗯……”甄姬小嘴一撅,撒娇的说道:“妾身哪敢啊!”
 
    李林轻柔的摸了摸甄姬的笑脸,柔声说道:“你就不想为夫多陪陪你?”
 
    “嘻”甄姬看到李林关切的眼神,知道自己夫君很是在意自己,心中大暖,莞尔一笑,柔柔说道:“妾身睡久了,有些心闷。想起身去院中赏花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