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马超马孟起不及弱冠之龄而在朝中为官更是没

人家何进都明确地表示同意了,那么自己也不能不说点儿什么,所以客气话还是要说的。
 
    “哈哈,非是我成全孟起,实乃这刺史之位非孟起你莫属啊!不管别人如何看,那些我都不知道,但我就看孟起你最适合,而他人我看都不够格,所以还是孟起你行,哈哈哈!!”
 
    何进连忙把手一摆,对马超说道。如今他可是要不惜一切的代价来笼络马超,马超那可是个大才,而有他站在自己这边,那对自己来说绝对是大有好处,所以他当然是不惜下本钱了。
 
   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后,马超这才向何进告辞混斩天地。
 
    “大将军,既如此,超这便告退了!”
 
    此时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,而且聊得时间也不短了,马超自然就不会再耽误时间。
 
    何进也知道马超还得进宫去见皇帝,所以他就把手一摆,“好吧,孟起你自去吧!”
 
    “诺!超告辞!”
 
    何进听后则对马超点点头。
 
    皇宫中,马超终于是见到了好久都没见着的刘宏。而刘宏此时正在那儿自斟自饮,马超看到后,突然想起了一句话,“帝王杯中江山瘦”啊。其实好好想想,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儿。不过马超就注视了刘宏几眼,就发现了问题。问题那就是刘宏如今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,好歹马超也研究过几天南华的医书,所以这点儿眼力他还是有的,看这样儿刘宏估计没几年了。
 
    “臣马超见过陛下!”
 
    “爱卿回来了,坐吧!”
 
    虽然马超如今没有什么官职了,但刘宏这爱卿爱卿的是叫习惯了。当然了,在皇帝的眼里,其他人都是自己的臣民,所谓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”。
 
    “谢陛下!”
 
    马超来了,刘宏就不好再自斟自饮了,不过还没等刘宏没说什么呢,马超倒先开口了:“臣谢过陛下对臣父亲的认可!”
 
    这是马超感谢刘宏对马腾的认可,虽然刘宏的意思是笼络马超,但马超却不得不表示一下对刘宏的感谢,毕竟他能做到这些,对自己确实是不错了。
 
    “唉,令尊寿成公为国捐躯,朕理当如此,理当如此啊!”
 
    在马超的面前,刘宏也不好直接就说马腾马寿成,所以就称呼马腾为寿成公,这是一种尊重,同样也是对死者的尊重。
 
    “臣代我马家全家谢陛下!”
 
    刘宏点点头,“爱卿此次前来,所为何事?”
 
    “特来毛遂自荐!”
 
    马超自信地说道,知道自己只要这么一说,刘宏就能明白了。
 
    果然,刘宏来了兴趣,眼眉一挑,说道:“爱卿是为了凉州刺史之位而来?”
 
    刘宏一听就明白了,而且这事儿在朝中又不是什么秘密。所以在他看来,马超知道了很正常,要是不知道才不正常呢。
 
    “回禀陛下,正是如此!”
 
    刘宏点了点头,然后缓缓地说道:“爱卿为何对此官位有兴趣?如果是其他空缺的官位,那么朕今日即可答应与你,可这凉州刺史嘛……”
 
    他没再往下说,而只是对马超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马超则是一笑,“陛下,臣也不是非要求陛下,必须要做这刺史之位。只是所谓‘新松恨不高千尺,恶竹应须斩万竿’,臣从小便立志保国安民直至如今,是从未变过。而臣亦认为自己足以胜任刺史之位,所以特此来求见陛下,还望陛下应允!”
 
    “‘新松恨不高千尺,恶竹应须斩万竿’,爱卿此言说得甚好,朕知晓爱卿之意了!不过爱卿当知,盯着这个位置的人可不少啊,所以朕到如今对此也是迟迟没有决断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好像这个时代还没有这两句话吧,自己倒是超前了仙道攻夫全文阅读。
 
    “请陛下放心,臣相信如今一切都没问题了!”
 
    “哦?这,如此说来,大将军那里……”刘宏不再说了,而只是看着马超,想听他如何说。
 
    “不错,大将军知道臣一心为国为民,所以感念于此,自然就同意了臣来出任这凉州刺史!”
 
    可以说如今马超的脸皮练得那不是一般的厚了,所以这样的话那真就是脱口而出,一点儿都不用怎么去构思就直接说出来了,而且脸不红不白的,就像自己本来就是如此的一样。
 
    刘宏明白,看来马超倒是真把这些都整好了。不过他倒是没想太多,当然他也知道此中不会很容易就是了,不过反正自己也是要用马超,所以如此倒是也省了自己的一些麻烦。
 
    “好,好啊!其实朕早有意让爱卿来当这个凉州刺史,那么如今既然连大将军那儿都没问题了,那么剩下的就由朕来帮你解决吧!”
 
    如今的刘宏要做得那就是笼络住马超,而且放着马超如此的人才不用,那真就有些可惜了。现在既然何进那边都没什么问题了,那么他此时是很轻易地就答应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多谢陛下,臣当鞠躬尽瘁,为大汉,为陛下尽忠!”马超赶紧施大礼说道。
 
    马超明白,刘宏今日如此一说,那这事儿自然就是定下来了。帝王嘛,金口玉言,自然是不会轻易改变的。而剩下的那些事儿,都由刘宏给搞定,毕竟还有几个老头子也得打发,而马超确实不想面对那几个老头子,他是看都不想看见,想都不愿意想。
 
    “爱卿快快免礼平身!爱卿乃我大汉之栋梁,尽管朕之前处罚爱卿,但爱卿当知,朕也是实属无奈啊,毕竟任何人都不得有违我大汉之律法。不过今日爱卿回京,到朕面前来毛遂自荐,朕心甚慰,说明爱卿心中有我大汉,有我大汉的百姓。所以这凉州刺史之位,尽管爱卿年纪不大,很多人也想争,但朕却觉得此位非爱卿莫属,其他人不如爱卿适合!”
 
    刘宏是一点点地笼络马超,顺带着把上次的事儿也给解释了一下,那意思是上次的事儿我也是没有办法,都是无奈啊,而这次这个刺史的位置那我就是给你留着的,别人谁都不行。
 
    “臣,谢过陛下!”
 
    “这是爱卿应得之职,不必谢朕!”
 
    刘宏对马超的态度很满意,在他看来,马超这样表现就是他想要的。
 
    转眼就到了第二日,早朝。
 
    “陛下!!”众人齐声高呼,给刘宏见礼。
 
    “众卿平身!”刘宏高声对众人说道。
 
    “谢陛下!!”
 
    “众卿,前凉州刺史耿鄙亡故后,这凉州刺史之位却是迟迟没有定论!而今日朕却已有了人选,那就是前右中郎将马超马孟起,不知众卿以为如何啊?”
 
    何进还没说话呢,就从文官那边蹦出来一个,不过这位官职一看就知道不大,都是在很靠后的位置上了。
 
    此人出列,说道:“陛下,臣以为不妥!”
 
    刘宏一看,微微皱眉,说实话,出来的这个人叫什么他都不知道。别看刘宏是皇帝,但所有的大臣,他还真就不是谁都认得的,就比如说眼前这位,他就不认识。
 
    可不认识他也不能问你叫什么啊,那可就有意思了,刘宏对此人说道:“不知爱卿何意?”
 
    这位一听皇帝和自己说话了,他心里还挺兴奋,不过这位却是不知道,为什么别人让他第一个出来,其实就是拿他当枪使的,可他自己还不知道呢妃本祸水:王爷欠管教全文阅读。
 
    “回禀陛下,想那马超马孟起其人年纪未及弱冠,而若是以此人为凉州刺史,这,何以服众?”
 
    这些都在刘宏的意料之中,只是他没想到,这第一个出来的是个自己不认识的。
 
    “马孟起年纪未及弱冠是不错,但古有甘罗十二岁为相,而今马超年已十七,为何就当不得刺史?莫非爱卿认为朕之眼光还不如古人乎?”
 
    “这,臣不敢,臣不敢!”这位说完后,赶紧退了下去,不敢再说什么了。
 
    你看说马超什么都行,但一扯到皇帝这,这位就不敢再吱声了。万一惹了皇帝不高兴,那能不能见到明天的黎明都不一定了。刘宏的意思就是我看好马超,让他当,那么你们质疑他,那就是在质疑我的眼光。
 
    “陛下,臣以为这凉州刺史之位,由马超马孟起来出任再合适不过!”
 
    刘宏一看,这回出来的人他认得,正是马日?。这样才对嘛,刘宏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臣附议!”
 
    这回出列说话的人是曹操,在曹操看来,以马超其人的本事,这个刺史之位当得,所以他早早就站了出来。
 
    刘宏心中满意,心说要是所有的大臣都像马日?和曹操这样就好了,那样自己也就不用麻烦了。
 
    “陛下,臣以为此事不妥啊!”
 
    刘宏微微一皱眉,袁逢这时候终于是出来了,“爱卿觉得如何啊?”
 
    “陛下,那马超马孟起不及弱冠之龄,而在朝中为官更是没有几年,无甚资历,就算他做上了凉州刺史,可这却何以服众啊?所以臣请陛下三思啊!”
 
    “陛下三思!”“陛下三思啊!”“陛下,三思!”
 
    袁逢在朝中果然是有些势力,他这么一说,这马上就又出来了十几号人,都是他这一党的,唯他马首是瞻。
 
    刘宏心说,这都是在给朕施加压力吗,可今日这事儿是行也得行,不行也得行。知道何进和张让他们的意思,刘宏对袁逢他们确实就没怎么太在意,要说他的势力确实比不上何进、张让他们,就更别说对刘宏的影响力了。
 
    “爱卿,马超年纪虽轻,但却不得不说其人确实为我大汉之栋梁!而我亦知众卿对朕意让他为凉州刺史而有所不服,说他资历不够,但众卿想过没有,马超马孟起是有大功于我大汉的!无论是敦煌剿灭马贼,还是之后围剿黄巾叛贼,马孟起都是出过大力。朕想问问众卿,当初之时,各位都在哪里,马孟起与众将士奋战在前线,保国安民,立功无数,他为何就当不得这凉州刺史?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”袁逢没话说了,皇帝说得没错,都是事实。
 
    “臣亦觉得,凉州刺史之位,马超马孟起其人再适合不过!”
 
    何进终于说话了,他觉得自己得做那个最后出言的。结果何进一发话之后,这是个信号,一下就出来一大堆人附议,这可比袁逢他们那帮人多多了。何进这帮人表了态之后,就再也没人反对了,大势所趋啊,一个两个根本就掀不起什么风浪了。
 
    “好,既如此,那么此事就定下了!命马超马孟起为凉州刺史,即刻离京赴任,不得拖延!”
 
    刘宏对众人说道,他心中暗道,此事终于是解决了。
 
    “陛下圣明!”众人齐声高呼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二〇七章 守美阳等待战机
 
    之后刘宏的一道圣旨,马超就立刻带上崔安、陈到和武安国三人去凉州赴任了。
 
    再转回到扶风美阳,北宫伯玉他们和汉军在此地都已经对峙了好几个月,而战争到了这个时候,那可以说双方将士真是都已身心疲惫,累得都不行了。至于说汉军这边的几个主要负责人,就这么几个月来,其实他们也都是各有各的想法,反正至少到了现在,他们也还是都没有尽到自己的全力就是了。这是往好听地来说,要说不好听的,他们其实那就是各怀鬼胎,各有心机,所谓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”啊异变纪元最新章节。
 
    因为朝中有派系、有党羽这些,所以到了军中这些自然也还是依旧延续了下来。而司空张温、执金吾袁滂这两个人那可都是和袁逢一个鼻孔出气儿的。而至于说中郎将董卓和荡寇将军周慎,他们俩则是大将军何进那边的人了。不过十常侍也把董卓当成是他们的人,谁让董卓是个左右逢源的人呢,而且他两边吃得都很开,这点倒是也很不容易。
 
    于是就因为这样,所以张温和袁滂两人自然就走得很近,一拍即合。而董卓和周慎,他们俩当然就一起合作了。如此一来,自然也就有了分歧,不过这也不能说就是不同派系的原因,这个也算是两方所想得东西不一样吧,毕竟人的想法各有不同。
 
    而其实除了董卓之外,其他三人对叛贼还都是挺害怕的,哪怕是周慎也一样,不过三人就是怕得程度不同罢了。更是害怕打了败仗被陛下处置,这带兵出征也不都是个好差事。你立功了自然会有封赏,但要是有过错也必然是会被处罚的。
 
    而董卓却没担心过这个,因为在他眼里来看,他是一定会胜利的。和羌人打了那么多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