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边章他们都已知晓大营中士卒骚乱的消息了所

 年的交道,他还真就确实没怎么把他们放在眼里。而且如今自己都带了十万大军过来了,要是还赢不了的话,那就赶紧回家种地去吧。尽管这十万大军不是他自己一个人统领的,但这个其实还并不算什么太大的问题。既然一定赢,那么刘宏就不会处罚自己,而自己还得依照李儒所说的去做,一点点地慢慢从中获取最大的利益。
 
    而张温他们呢,他和袁滂在战场上算是比较保守的一派吧。至少在他们眼里来看,带兵出征,至少“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”。而陛下如今让自己等人带兵十万屯兵美阳,如果能剿灭叛贼那确实是再好不过了,可要是真没有那么好的机会,那就也只能是先守住美阳再说,至少不让叛贼再前进一步,暂时如此那就可以了,这样就算完成了陛下交给自己等人的任务。
 
    至于说周慎,他倒是不像张温他们那么保守。这害怕归害怕,但作为荡寇将军的他却觉得,既然陛下让自己等人带了十万大军屯兵在此,那么自然就是希望能剿灭叛贼。所以不要想着怎么去防守,要想着如何能剿灭叛贼才行,叛贼对己方来说并不算占优。
 
    他倒是和董卓的想法差不多,因为董卓也想着剿灭叛贼,只不过他想法中的剿灭,自然和别人的都不一样,而董卓的想法也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。
 
    可这段时日以来,董卓在军中心情却并不好。虽然一切都算是按照他的想法在进行着的,但还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。要说之前和皇甫嵩、朱?y还有马超他们一起合作破广宗的时候,董卓确实是意气风发,因为那个时候可都是以他为主的,在三方中也算是说一不二吧。可这时候呢,那就真不如那个时候了,至少他的话对张温他们影响不大。
 
    所以最后妥协的是董卓,因为如今的汉军都已撤到了美阳城里,据守着城池,而这都是张温他们决定的。本来董卓对此很是反对,因为在他看来,此次带了十万大军,结果最后还要守城,实在是窝囊了点儿,不过李儒却说这样可行,所以把董卓整的最后也只能是妥协了。
 
    “文优,如今当如何?”
 
    此时在董卓的大帐中,董卓向李儒问道。要说还是有谋士在身边的日子舒服啊,董卓心说。
 
    “主公,还是那句话,我们等待时机便可!”
 
    李儒他在病好了之后就赶到了汉军大营,毕竟董卓身边没有李儒他这个左膀右臂他还真就是不太习惯,而且少了这么个智囊,可以说董卓是损失很多,而这些李儒都很清楚。
 
    在李儒没在的时候,董卓大事儿都没人商量。他知道自己的一干手下,要说武力还行,但在智谋上,除了李儒一个人之外,其他人确实就欠缺了不少。而在董卓看来,无论是李?唷9?帷7?砘故钦偶盟?牵?趺炊际遣荒芎屠钊逑啾鹊摹6?郧袄钊宓故撬倒??钏啻巳耸怯行┠甭裕??淙四诵u艘玻?豢纱笥谩2还?巳擞泄u虮匾?厣椭??裨虮厣?龌迹?p>  要说李儒和董卓说得这两句话,董卓就记住了前面的那句,就是李肃是个小人,不能重用他,这个他是记住了仙鹏最新章节。可后面的那个有功则必赏,否则有祸患,这个却让董卓给抛到脑后去了。因为在董卓的想法中,既然是李儒说的,那么自己当然就不能不小心对待,所以他自然也就没想再去重用李肃,那么如此他还能有什么功劳啊,所以后面的一句话就让董卓给忘了。
 
    董卓已经是不待见李肃了,其实可以说是很厌恶他,但他却没把李肃当回事儿,没看在眼里。而李儒的话董卓更是就记住了前面的一句,却忘了后面那句。随着董卓官位地位越来越高,权势越来越大,结果到了最后,李肃却成了他最大的隐患。
 
    “想来文优你会如此说,却不知这战机到底何时才能到啊?”董卓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 
    就刚才李儒所说的那个等待时机,董卓其实都已经听了好几遍了。而对于叛贼一方,董卓虽然是有些看不起羌汉联军,但却不得不重视韩遂和边章两人。
 
    这其一是因为李儒没有小看他们两人,使得董卓自然也不敢小看韩遂和边章他们。而这其二嘛,董卓也是听过两人的大名儿,虽然彼此并不认识,但同为凉州人,自然都是知道的。而且董卓也很清楚,在凉州本地来说,韩遂和边章两人的名声可不比他董仲颖的名声小,而在有些地方,韩边两人甚至比他的名声还大那么一点儿,所以董卓对他们也不敢小觑。
 
    至于北宫伯玉他们,那就更不敢小看汉军了。他们都知道,这次的对手不是凉州刺史耿鄙,也不是皇甫嵩和孙坚他们,此次汉帝派来的人里面有董卓董仲颖,那可是威震西羌的人物。至于李儒,那更是智谋之士,就连韩遂和边章都不敢小看的人,所以北宫伯玉他们更不敢小瞧了。所以这几个月来,在战场之上,双方其实都没什么好的计谋来施展,就是一直都在小打小闹,根本就谈不上什么伤筋动骨。可以说双方都在等机会,根本就更不会决战什么的了。
 
    不过就在前些时日,汉军把大军都撤到了美阳城内。而叛贼却是围而不攻,一直都没有动作,可见他们还是在等时机,或者说是在想着用计,所以一直都没有攻城。而之前两军对垒都没占什么便宜,那么如今攻城的话就更不会占什么便宜了,这些北宫伯玉他们当然都是清楚得很。
 
    “主公稍安勿躁,要说此时着急的绝对不只我们一个!而最着急的那个,也绝对不会是我们!”
 
    李儒微微一笑,对董卓说道。看他此时云淡风轻的样儿,不得不说确实是有顶级谋士的风范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对极,对极,文优所言甚是!”
 
    听李儒这么一说后,董卓此时心情总算是不错了,想想就是这么回事儿啊。自己虽然是很着急,但着急的可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。而这个时候无论是张温、袁滂还是周慎,他们三个能不急吗?就连叛贼一方的北宫伯玉、李文侯还有韩遂和边章两人,他们哪个不着急?而且最着急的绝对不是自己就是了,因为如今的形势对自己才是最有利的,所以自己绝对不会比别人着急。
 
    其实董卓那一日在雒阳听了李儒所言后,他就不会去轻易剿灭叛贼了。而李儒来到了汉军大营之后,又特意给他分析了好几日,最后总结出来,要想得到最大的利益,那么双方至少要打上好几年才行。而董卓对此也表示同意,为了利益,那也只能是如此。所以董卓是绝对不会剿灭叛贼的,但这个所谓的不剿灭的意思是对他们不会赶尽杀绝。
 
    也就是说,假如叛贼是全军覆没了,但董卓一定会放过北宫伯玉、李文侯、韩遂和边章他们几个,因为他知道,只要还有这几个人在,那么不用多久,他们就还能再拉起一只叛贼的队伍来,而这些就是董卓想要的。所以董卓不会对他们斩尽杀绝,如果有机会的话,董卓也许还会暗中帮他们一把也不一定。
 
    董卓是不会灭掉北宫伯玉他们几个人,但却不代表不会重创他们。因为如今只有胜利,大胜,才能确定他在军中的主导地位,才能力压其他几个人。如此刘宏才能更加重视他,也许刘宏一高兴,大军以后就归他一人统领了也说不定。这个可以说是对自己极其重要的一环,所以董卓一直都在寻找着战机,力求一击败敌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二〇八章 显异象战机终现
 
    昨天本来应该更两章的,结果只更了一章。那么今天更两章,晚上还有一章,补上昨天的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其实这些董卓当然也知道,所以看来如今还得是等待着战机啊,要不双方就这么对峙着吧。反正有大军在一日,那么朝廷的补给就得跟得上,大军怎么也不能断粮啊。再因为有了李儒的算计,而直到此时自己则已经从中获取到了不少的好处了。
 
    又过了两日,两日后的这天晚上,李儒正在城头巡视。在汉军大军退守了美阳之后,李儒就经常如此,他这既是巡视,同样也是在寻找战机。要说如今叛贼和汉军双方都处在最为紧张的状态之下,而双方的士卒其实可以说都已是被战争拖得精疲力竭了,就连应该最精神的守卫也都是如此,双方皆是如此,而李儒对此也是没什么好办法。
 
    要说今天的晚上确实是个好天,正是皓月当空,星光灿烂,可李儒却没什么心情观赏这美丽的夜色田园五兄妹。他此时在城头之上,手扶在城墙边上,正眺望着远方叛贼大营的方向,对叛贼的大营虽然是看不清什么,但李儒还是在认真地远望着,而别人也不知道他如此做到底是何用意。反正旁边的士卒看到后,心中都暗想着,这李先生真乃高人也,绝不能以常人的眼光来看待。
 
    突然,这时候静悄悄的夜空中出现了一道长达十余丈的流星,对面的半壁天空都火光如柱,而此时正在远眺叛贼大营的李儒也是吃了一惊。要说这种天地异象实在是太罕见了,当然流星倒是比较常见,但如此明亮的确实还是头一次见到。反正李儒活了好几十年,这可是第一次见到长达十余丈而又如此明亮的流星。
 
    如此明亮的流星划过夜空,吃惊的是李儒,但害怕的可就是叛贼他们了。尤其是其中的羌人士卒,有很多还在熟睡中的士卒都被如此明亮的流星所惊醒,接着就看到了如此奇怪的景象,众人都被此惊得是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,然后就是从心底涌来的深深恐惧。
 
    要说人们对未知的事物总是有些害怕的,更何况是这种极其罕见的天地异象呢。而此时人都如此害怕了,那么就更别说是军中的战马了,此时众人的恐惧伴随着军中战马的狂嘶,那些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叛贼被汉军劫营了呢,如此景象和被劫营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。
 
    有些人是被此情景吓得是不敢动了,甚至有几个胆儿小的都已经给吓瘫了,而有些人则心中认为,此次是上天的示警,乃是不祥之兆,说明此次出征必然大败啊。而本来这时候众士卒都已经是疲惫不堪了,然后又经过流星这么一吓,可以说此时叛贼的士气都已经降到了几个月以来的最低点,如此的军心不稳,确实是难以成事。
 
    这时候叛贼大营中是一片骚乱,久久不能安静下来。因为这时候很多很多士卒都嚷嚷着要回家,毕竟司隶可不是他们的家乡,他们的家在凉州,而他们可不想在此地浪费过多的时间。
 
    因为都已打了好几个月的仗了,士卒们确实不想再继续下去了,因为看不到胜利的希望。之前倒都算是比较容易的就胜利了,可这一次却一直都没有战胜汉军,士卒就已经很丧气了,他们想要的只是攻破一座城池,然后随便抢掠一番,当然要是顺便抢几个女人就更好了。可不知道为何几个主帅非要在这么一个破地方耽搁好几个月,说实话,他们对此是一点儿都不明白,但心中却已经是开始慢慢不满了,不过就是不敢说而已。
 
    可今夜,因为天降异象,众士卒惊恐,所以积攒已久的东西终于是爆发了,这也是必然的。
 
    而北宫伯玉他们自然也是早已被惊动了起来,而且也都见到了流星划过夜空的异象,结果之后军中又发生了骚乱。
 
    此时阎行进到了韩遂的大帐,“报主公,不不好了!”
 
    阎行此时都已经有点儿结巴了,毕竟他没有什么带兵的经验,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情况。
 
    “彦明,何事惊慌,慢慢道来,莫非是敌军前来劫营?”
 
    韩遂一见自己这女婿怎么如此惊慌,心中不喜,暗道,彦明啊彦明,你如此还得锻炼啊,像这样儿又怎么能成为大帅呢。所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如此地惊慌失措,怎么能做得了一军的统帅啊,唉。韩遂心中是直摇头,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。
 
    阎行缓了缓,说道:“主公,因为夜晚的天空异象,以致于战马受惊,军中又发生了骚乱。此时大营中的很多士卒都起了归家的心思,他们不想再打仗了!而属下,属下制止不住,所以特来请主公定夺!!”
 
    “什么?为何不早禀报!!快,快走!”
 
    韩遂这个气啊,这么大的事儿,居然才来禀报,像这样的事儿必须要早点禀报才是。不过他刚才还想阎行是惊慌失措,做不了一军主帅呢,可这时候韩遂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。当然这个其实也不能怪他,毕竟韩遂的家底就那么几万人,要是都回家了,不,哪怕就算是跑了一半,那损失也不是他能承受的。
 
    同时,此时的北宫伯玉、李文侯和边章他们都已知晓大营中士卒骚乱的消息了,所以几人都没办法,只能是出大帐来解决问题了一品天下。可他们用的方法明显是不一样,北宫伯玉和李文侯是以杀人来威慑其他的士卒,杀鸡儆猴,想用这个方法来解决问题。而韩遂和边章两人则是用安抚的手段,倒是比北宫伯玉他们温柔多了。
 
    李儒在城头上也注意到叛贼大营的骚乱,虽然确实是看不清,但从叛贼大营传来的声音,别看距离这么远,但却是都能听到的,尤其是战马受惊嘶鸣的声音。如今就别说是叛贼大营了,就连城中己方的战马也同样是受了惊吓,不过己方在城内,倒是没什么,但叛贼如今可在城外啊,如此那不就是说……
 
    李儒握拳在城墙上狠狠一砸,大笑道“哈哈哈,天赐良机,天赐良机啊!天助我军!天助我军!真是‘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’,天佑我军,天佑我军啊!!”
 
    他赶紧兴奋地跑下了城墙,向着董卓的住所而去。他想如今主公应该已经醒来,不过他一定不知叛贼大营此时的情况,要是知道的话,一定会同意自己的建议的。
 
    李儒来到了董卓的住处后,直接就闯了进去,守卫根本拦不住,也不敢拦着。而董卓此时确实是已经醒了,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,他是不可能不醒的,不过他却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。只是他在睡梦中被一阵亮光惊醒,然后还听到有战马的嘶鸣声,人的喊声。最开始他还以为是哪地方走水了呢,结果起来了之后,因为那时候流星已经没有了,所以亮光自然就消失了。结果他就只听到有人喊着什么,不过却没听太清,夹杂着战马的嘶鸣。然后他穿戴好了盔甲后,就听门外有大动静。
 
    “门外何人喧哗啊?”
 
    董卓为官几十年,做了几十年的上位者,虽然是刚刚睡醒,但说话的声音确实是很有威严的。
 
    李儒此时可不敢直接就推门闯进去,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衣冠,说道:“主公,儒有军国大事禀报!!”
 
    董卓一听就来了兴趣,李儒来了,太好了,军国大事啊。李儒这么晚匆忙赶来禀报军国大事,那只能说是两个问题,第一那就是叛贼杀进美阳城了,此时汉军的大势已去,那么第二当然就是此时战机已到,无非就是这么两个原因。可打死董卓,他也绝不相信是第一个,那就只能是第二个原因了。
 
    “文优快进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“主公!”
 
    “不必多礼,快坐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“主公,儒今夜在城头巡视,结果天降异象于叛贼大营,这正是我军的大好时机啊。此时叛贼军心已乱,我军的战机已至啊!!”
 
    “好,太好了!我马上就去找张温他们说明此事,他们可是比我们还要急啊!而文优你则去通知周慎,让他赶紧集合士卒!”
 
    李儒就和董卓说了这么两句话,董卓就已经明白了,果然是战机已经到了,如此的大好时机啊,不把握好都不行。此时因为天降异象,叛贼军心已乱,战马受惊,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吗。至少如今是没有了。军心涣散的大军,别说是十万,就算是百万,在董卓看来,在汉军的十万大军面前,不过就是一盘散沙而已。
 
    等了许久的战机终于是到了,这可真是让董卓和李儒两人激动了。不过董卓毕竟是身为主公,他也不能在自己属下的面前失态,所以他是强忍着自己心中的兴奋。
 
    “诺!”李儒连忙回道。
 
    “哈哈”“哈哈哈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