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给张让高兴坏了不过当他得知北宫伯玉他们逃

 “仲颖何事来此?坐!”
 
    张温同样也是被惊醒了,而且他这也是刚穿戴好,这还没一会儿呢,董卓就来找他了,而他自然是不知道为什么,所以忙向董卓问道。
 
    “谢伯慎(张温字)兄,董某属下谋士李儒来报,说因今夜天降异象于叛贼大营,所以此时叛贼的大营发生了骚乱,战马受惊嘶鸣,军心已乱啊,而这可正是我军进兵的大好时机!”
 
    董卓这话说得是双眼放光,而在听了他的话后,张温眼前也是一亮,莫非这就是一直在等待的战机?今夜终于是出现了?不过张温这人生性谨慎小心,而且作战还比较保守,所以他这时还真就是不敢去赌什么。这要是真如此那自然是好,但万一这要不是这样的话,那……
 
    反正胜利了是大家都好,但如果败了,董卓肯定是第一个要被处罚的,然后连带着自己也是一样要被皇帝处罚啊,张温心说。
 
    “这,此言当真?仲颖你亦知晓,如今我军可只能胜不能败啊!!”
 
    这几个月来,要说压力最大的就是他张温了,如果败了虽然四个人会一起被处罚,但被皇帝处罚最严重的那绝对是自己。所以张温是特别害怕失败,以前他还不是这样,但正所谓是“江湖越老,胆量越小”,如今的张温可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张温了。
 
    董卓闻言心说,虽然没和张温有什么太深的交情,但张温以前好像也不是这样的人啊,怎么如今就变成这样了。他倒是不想想,自己以前也不这样,如今不也是变了很多了吗。
 
    “伯慎兄,此言是千真万确,‘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’啊!如此战机,稍纵即逝,把握不住的话可就再也没有了!!”
 
    董卓此时确实是有些着急了,不急不行啊,哪有那么多的时间耽误在这儿啊,兵贵神速不知道吗。等到你出兵的时候,人家那儿可能就已经准备好了,那还叫什么战机啊,那成人家的战机了。而且他此时是无比怀念在冀州的时候,当时确实是爽啊,可如今这在美阳,这可真是此一时彼一时。
 
    “仲颖,这莫非敌军之计否?”
 
    说完后,张温还对董卓摇了摇头,心说,到时候要是败了,那陛下处罚最狠的可是我,而你们倒是都能轻点,而我可就惨了。
 
    “伯慎兄,如果此次出兵战败,董某在陛下面前愿一力承担所有后果!!”
 
    董卓是义正言辞地说道,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时候,除非是张温他亲眼看到叛贼大营的情况,要不想让他同意出兵,真是难比登天啊。不过为了胜利,董卓此时也是不惜一切代价了。反正一定要劝说张温同意出兵,毕竟他才是名面上的主导人物,所以要想出兵也只有他点头才行啊。
 
    “不知仲颖兄所言愿意承担何后果啊?”
 
    这时就听门外有人说话,这位是刚来,所以就只听着董卓和张温说得这半句话山寨传奇。
 
    “公熙(袁滂字)兄你来得正好,快来劝劝伯慎兄!机会可是稍纵即逝啊!!”
 
    董卓一听门外之人说话的声音,就像是来了救兵一样,这回可算不是自己一个人了,如今连袁滂也过来了,两个人同意的话,那么这事儿就好办多了。
 
    要说都发生了这么奇异的事儿,就是袁滂想好好休息也是不可能。这不起来了之后,就找张温来了吗,结果刚走到门外,就听到董卓在那说什么承担后果,所以他就说了这么一句。
 
    等进了屋之后,袁滂看到两人的表情后眉头微微一皱,而且此时屋中的气氛也实在是不怎么样,“这个,不知二位何事如此啊?”
 
    董卓闻言则对袁滂苦笑了一下,“还是我来说吧,公熙兄,是这样的……”
 
    听了董卓所说之后,袁滂同样是眼前一亮。要说几人都是有派系的,有私心的,也都是为自己的利益打算的,这些都没错。但不管是张温也好、袁滂和周慎也罢,他们对大汉那确实都是挺忠心的,要不刘宏也不会让他们前来围剿叛贼了。就连董卓他,虽然他私心确实是比较大,但也不得不承认,他其实还是忠于大汉的。至少在对待叛贼的问题上,他从来就没含糊过,而叛贼可以说是大家共同的敌人了,在叛贼面前,他们几个都是有着共同利益的。
 
    “这,我同意仲颖兄之言!所以伯慎兄,你看是不是……”
 
    袁滂他倒是很干脆地就同意了,而这个可是大大的出乎了董卓的意料。他虽然觉得袁滂能同意他说的,但却以为要费自己不少唇舌呢,结果倒是比他预想得要容易得多。
 
    “也罢,毕竟战机千载难逢,不容咱们错过!我也同意仲颖之言,立刻出兵,剿灭叛贼!!”
 
    既然董卓和袁滂他们两个人都同意了,而且没来的周慎,他这几个月来都站在董卓那边的,所以结果自然就不必说了。而张温他也不是说不听从别人意见的人,此时其他三人都会站在一起,那么他自然就不会再反对什么了。其实他也偏向于董卓的说法,但之前他还是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来做什么。但如今的情况,别人都同意进兵的情况下,他作为一军的主导人物,这个时候却是不能不表态,而大家也算是“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”了,反正都是一条绳上拴着的蚂蚱,是跑不了你,也逃不了我啊。
 
    终于是同意了,可费了大劲了,还好没耽误太长的时间,应该还来得及啊,董卓心中说道。他是很希望有一场大胜的,如果能有一场大胜,那么不只是刘宏那儿能更重视自己,自己在军中的地位也会有所提高,至少也会比现在强。而在士卒的心目中,地位也一样会提高的。
 
    既然张温都已是点头同意出兵了,那么几人就各自行动了起来。而一直都没到的周慎,此时是正在集合士卒,如果是平时的话,这都这么晚了,几乎是所有人都休息了。不过今日因为流星的原因,睡着的几乎都被惊醒,所以这时候倒是都精神着呢。
 
    大军集合完毕后,张温也不能不说两句,要说就这么出兵那肯定是不行,所以该说得话还是要说的,而且也不差这几句话的时间。
 
    “大汉的勇士们,今夜天降异象于叛贼大营,此乃天意,预示着我军的胜利!破敌就在今夜,此时不杀贼,更待何时?”
 
    说着,张温拔出了佩剑来,指向了叛贼的大营,大声喊道:“开城门,大家随我杀敌建功!!”
 
    “杀敌建功!杀敌建功!”
 
    人太多了,所以真是喊声震天。然后城门打开后,张温他们几人就带领着大军冲向了叛贼的大营,虽然距离叛贼的大营还有一段距离,但也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就能到。
 
    在汉军这边誓师完毕,冲向了叛贼大营的时候。此时最为头疼的人莫过于是韩遂和边章他们两个了,要说此时是好不容易刚刚安抚完骚乱的士卒,可汉军那边就已经是高喊着杀贼建功就冲过来了,虽然还隔着很远,但汉军的喊声他们确实也是听到了一点儿的荒古寻天最新章节。
 
    韩遂心说,这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啊。要是平时的话,己方可从来不怕这个,汉军夜袭的话是绝对讨不了什么好处的。所谓“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”,最后也就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。可今夜它特殊啊,此时己方的士卒可以说都已经没什么士气了,军心涣散的队伍还能有什么战力,那不明摆着是让人杀的吗。
 
    没办法,韩遂和边章两人赶紧组织士卒迎敌,不过士卒虽然还能听他们的,但确实已经没有多少战心了,但也知道敌军马上就要过来了,所以为了自己小命,没办法,还得战啊。
 
    “传我军令,就说此战胜利后,我就带大家回家,韩某绝不食言!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士卒下去传令了,没过多久,韩遂手下的士卒就都知道了此事,士气总算是有所提高。说实话,都这么久没回家了,很多很多士卒们真是很想家,结果今日被流星这么一搅和,就变成了骚乱。如今一听,只要打完这场仗就能回家了,大家心情都很高兴。可他们却不知,此战过后,却是没有多少人真正回到了家。
 
    至于说北宫伯玉和李文侯那边,他们倒是不如韩遂他们想得那么多。在北宫伯玉的眼里,就是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”,双方如此明刀明枪地战斗那是再好不过了,作为一个羌人来说,他更喜欢这样的战斗。只是很多时候汉人太狡猾,总能出一些阴谋诡计,让人防不胜防。
 
    而李文侯呢,他则觉得,反正汉军来了就打,实在要是打不过了,自己还可以跑。要是跑不了的话,那大不了就是一死,反正脑袋掉了,也不过就是碗大个疤,这辈子自己也享受不少了,值了。
 
    此时汉军已经杀进了叛贼的大营,而叛贼也正在做着殊死地抵抗,不过军心已乱的叛贼怎么能是士气强盛的汉军的对手,打着打着,还没坚持多久,就已经被汉军给击溃了。按理来说叛贼的战力比黄巾军那是强不少,但今夜实在对士卒的影响太大,所以此时出现了溃败。
 
    什么叫兵败如山倒,你看看此时的战场就知道了。近十多万人在此战斗,而一方已经出现了大溃败,这就是兵败如山倒。叛贼中的很多人都是自顾自地逃命,是四散奔逃,他们也不管是什么地方了,反正脑海中就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只要跑出去这个战场就是安全的。
 
    战场之上是喊杀声震天,而且伴随着一片火光。毕竟乱战之中,着火是很正常的,而且汉军也有意地在纵火,至于这个谁也不会去管,如今连小命儿都要保不住了,谁还管失火啊。
 
    “阎行,哪里走!”
 
    李?嘁恢倍荚谘罢易叛中校?獠豢伤闶侨盟??业搅恕?p>  “李?啵?兄帜憔蜕侠矗 ?p>  而阎行是在掩护着自己的岳丈韩遂撤退呢,因为他武艺不错,所以是负责断后的。而韩遂则是跑在了最最前面,他是生怕被汉军给追上。
 
    李?嗾?淘プ乓?灰?饭?ツ兀??醯醚中杏Ω靡?u??还??淙恍睦镉淘プ牛??砣椿故且谰稍谇靶校?皇撬俣扔兴?趼?樟恕?p>  李?嗳疵蛔14獾剑?中写耸闭?诎抵心楣?罴??急父??喾虐牙浼?6?人?14獾降氖焙蛉匆丫?砹耍??怯?娑?矗??嗔?Π淹芬黄??愎?苏庵А?p>  李?啻舐畹溃骸把中校?愀銎シ颍?导?巳耍?闶裁础p>  刚喊到这儿,又从阎行的方向射来一箭,这回李?嗳词敲挥卸憧??苯泳蜕渲辛怂?募绨颉?p>  李?嗖辉僮犯希?灰a溃?鸭?妇驼饷锤?瘟讼吕矗?峁?11志尤换故侵Ф炯??耸彼?宰叛中性度サ谋秤埃?怨俗缘厮档溃骸把中衅シ颍?鹑梦以儆龅侥悖??荒惚亟?牢拊嵘碇?兀 ?p>  凭李?喽嗄甑木?榕卸希?庵Ф炯??圆皇鞘裁辞嵛5亩荆?话旆ǎ?匦氲酶辖羧ブ紊耍??磺嵩蛘馓醢虮郾环希?卦蚓突嵘ッ?r?底约赫嬉?墼诖说氐幕埃?撬赖每烧婢吞?涯伊恕?p>  阎行是顺利地掩护着韩遂逃跑了,而此时李?嘣蝼鋈坏赝顺隽苏匠。?孛姥糁瘟萍?恕?p>
------------
 
第二一〇章 袭叛贼汉军取胜(下)
 
    阎行掩护着韩遂逃跑了,可以说他们算是这战场上跑得最快的人了,正所谓是见势不妙,撒腿就跑,其实说得就是他们这样的。而李?嗄兀??蚴趋鋈煌顺隽苏匠。?话旆ǎ?辛硕炯彩遣坏貌环祷孛姥舾辖糁紊恕5?匠≈?暇?换嵋蛭?饷醇父鋈说睦肟??卸啻蟮谋浠绱耸?嗤蛉说拇笳剑?肥狄膊皇蔷?d芗?降某∶妫?强涨暗丶ち摇?p>  而此时要说心情最好的人,那莫过于是张温了,因为此次汉军的胜利是不可逆转了,而这毕竟关系到自己的前途。胜了,那么自己对陛下那边也算是有了交待。而之前的好几个月可都是没有什么建树,他顶着很大的压力,这也确实让张温他着急,能不着急吗,那可是关系着自己的前途呢,张温可是很看重这个的异武纪。
 
    华雄此时正在追着北宫伯玉,虽然自己主公早已有言在先,不能抓住或者杀死北宫伯玉和李文侯还有韩遂、边章他们几个人,但吓唬吓唬他们总可以吧,所以华雄此时就起了这个心思,准备吓北宫伯玉一下。毕竟两军都对峙好几个月了,双方将士疲劳归疲劳,但却也都憋了很久很久,要不是今夜叛贼受了很大的影响,此次谁胜谁败那还不一定呢。
 
    而北宫伯玉他是不时地就回头看一下,更是着急啊,心说后面的汉人大将怎么总是追着自己不放呢,这都已经追了多久了。其实他自己也不好好想想,谁让他是叛贼的大帅啊。我羌族的勇士在何处,快来人啊。北宫伯玉此时确实是害怕了,他眼力可不差,自然是看得出来,后面对他紧追不舍的汉人大将,绝对不是自己能对付的了得,要不自己还用跑吗?直接就杀回去了。
 
    北宫伯玉心中甚是着急,大喊了一声:“我羌族勇士在何处,快来救我!!”
 
    可是勇士倒没出现,不过确实有不少羌兵过来阻挡着华雄,不过他们那种小鱼小虾,还不够华雄塞牙缝的呢,根本就不是对手啊。不过也别说,确实也起到了点儿作用,至少北宫伯玉和华雄两马的距离是又拉开了不少,要说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作用啊。
 
    华雄心中好笑,心说你羌族的勇士如今是活是死还都不一定呢,就光靠不怕死过来的这些小杂碎能挡住你家华大爷的大刀吗,笑话。华雄出刀,一刀就是一大片,羌人哪是个儿啊。
 
    杀死了几批围上来的羌兵后,华雄和北宫伯玉两马的距离又离近了些,这时突然从华雄的左侧杀来了一羌人将领,此人对他大喝道:“羌族勇士在此,汉人休伤我家大帅,休得猖狂!!”
 
    这个北宫伯玉喊得还真有用,这不就又来了一个送死的吗,不过这个可不是那些小鱼小虾了,绝对算得上是一条大一点儿的鱼啊,华雄心说。不过对于这种将死之人,华雄对他们没什么可说的,反正直接就拿刀往身上招呼就是了。
 
    “废话太多,看刀!!”华雄心说,今夜你家华大爷就把你羌族的勇士,变成羌族勇死。
 
    果然还没出三个回合呢,这位羌族勇士直接就被华雄给一刀砍死,那真是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 
    华雄大喝:“谁敢上前?”
 
    果然,本来之前还想上来的羌兵不敢再往前了,往前那就是个死啊,而且不少人都已经跑了。刚才连族里的勇士都被杀了,而自己这样的小兵还能活吗。只有几个还在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,不过华雄可不会给他们多少时间去考虑这些,还没跑得羌兵,直接就被他给咔嚓了。
 
    不过经过刚才的这么一下,北宫伯玉此时已经跑远了,华雄再也追不上了。不过既然追不上,华雄自然也不会去做那无用功,他没有再去追赶北宫伯玉,只是继续在战场厮杀着。
 
    而有华雄如此高手在,汉军自然是士气大振,反观叛贼,羌兵当然就是士气大跌。本来就没多少士气,如今更是完了,连自家大帅都扔下自己跑了,剩下的羌兵还可能再战吗。反正是爹死娘嫁人,个人顾个人吧,跑得了就跑,跑不了就死。
 
    “大帅跑了,大家快跑吧!大帅跑了,大家快跑!”
 
    这也不知道是谁喊的,要说从叛贼溃败开始,就一直有人在逃跑,但不是说所有人都想着跑,还是有人在和汉军死战的。但是如今北宫伯玉手下的羌兵一看连自家大帅都跑了,那自己还在这儿做什么啊,大家都一起跑吧。至此,北宫伯玉的这支队伍,是再也没有战心了,所有人都没有了。
 
    而韩遂那边更不用说,他是逃得最快的,所以士卒溃败的也是更快,而此时荡寇将军周慎正带着人围剿剩下的残兵。至于李文侯和边章两人,李文侯倒是支撑得时间比韩遂和北宫伯玉他们长,但也知道此时却是大势已去了,没办法,赶紧跑吧。
 
    “他娘的汉军,老子一定会再回来的杀手王爷的鸟妃最新章节!!”
 
    倒是没人追杀他,别看这小子是个大老粗,但有时候却又比较狡猾。他在大帐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换上了羌兵的衣服,而让别人穿着他那身盔甲,因为他知道,这万一要是打不过汉军,那么自己这样也许就能蒙混过去,逃得性命了。
 
    边章他倒是四人中最倒霉的一个,因为他被张温给盯上了,张温此时是带着汉军士卒死追着他不放,把边章追得是灰头土脸的,是要多惨有多惨,边章哪经过这个啊,是第一次败得这么惨啊。虽然两方的马距离不近,但张温好像就是盯上他了,对他是穷追不舍。边章心说,你张温和我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啊,可为何就非要如此不可,斩尽杀绝啊。
 
    “给我追,追上边章者,重重有赏!!”
 
    张温是果断地立下了重赏,而边章只能说他倒霉,谁让他被张温给看到了。而张温那时是正想着立大功呢,结果瞌睡时候就有人送枕头来了,正好就追着他不放手了。要是能活捉边章,那绝对是大功一件。别人不知道,但他张温清楚啊,对羌汉反叛,皇帝那边虽然对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两人是恨之入骨,但最恨得却不是他们两人,而就是韩遂和边章两个凉州名士。
 
    要说就凭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他们两人,哪怕势力再大,刘宏也都没把他们放在眼里。但有了韩遂和边章之后就不一样了,这叛贼的实力一下就大增了许多。其实黄巾的势力比他们要大得多得多,但为什么最后还是败得那么惨,当然这里的因素有很多,但不得不说他们没有什么谋士,这一点也是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。如果黄巾军中也有厉害的谋士,那么至少现在黄巾还不会败亡的。
 
    而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名士的效应。所谓名士的效应那就是,毕竟身为名士嘛,那么名士都参与造反了,那不知情的百姓他们懂什么,就跟着名士一起造反吧。而且韩遂他们不承认自己是造反,他们自己说是“清君侧,诛十常”,而不是造反。那些不知情的人,也许就会觉得他们也不是造反,而是为了清君侧。所以刘宏对韩遂和边章他们是恨透了,在他眼里看来,两人实在是可恨之极啊。
 
    可张温今夜的打算是注定不能如愿了,因为有董卓,而董卓也有他自己的打算,所以边章暂时还不能死,北宫伯玉他们几个人,多活一个,那就代表着董卓以后的计划能实行得越好。
 
    “伯慎兄,伯慎兄且慢!!”
 
    张温一看,居然是董卓追了过来。心说,董仲颖此时追赶过来,莫非是要与我抢功劳?
 
    不过他的这个念头在脑海中只不过是一闪而逝罢了,因为董卓就两个人过来的,除了他之外,还有一个就是他手下的郭汜,就这么两个人能抢什么功劳,笑话。
 
    “仲颖何故阻拦?”
 
    张温确实是有些不高兴,如今被董卓这么一拦,边章那边估计就要抓不住了,大功要没啊。
 
    “伯慎兄,穷寇勿追,穷寇勿追啊!”
 
    张温没想到董卓这是为了自己好?还是别的什么,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说得确实有道理,可是如果只是叛贼中的普通士卒,他自然就不会再追,但那可是边章,是贼首啊,是大功劳啊。
 
    张温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,其实他此时也正在犹豫不决,可这时候边章早就跑远了。董卓实在没办法,赶紧带马来到张温近前,在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。
 
    张温听了董卓的话后,眼前一亮,说道:“各位,穷寇勿追,也许叛贼还有埋伏也不一定,所以各位还是随我继续杀敌!”
 
    和他一起追边章的士卒们听后心说,说追的是你,而说不追的也是你,可谁让你是大军主帅,而咱们是小兵呢,没办法,继续杀敌吧。
 
    就这样,虽然北宫伯玉他们手下士卒损了太多太多,但他们四个倒是逃得了性命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二一一章 圣旨至继续驻守
 
    此次一役,叛贼大败,而汉军大胜,最后也只有北宫伯玉他们几个带着残兵逃跑。当然了,这也是董卓他有意为之,要不至少汉军最后也能生擒他们其中的两人,这个还真是没有问题的。可除了董卓一方的人知晓这些之外,要说其他的人对此那可就不清楚了。
 
    而捷报传至雒阳后,是龙颜大悦。刘宏能不高兴吗,从叛贼反叛直到如今,时间都已经一年多了,这可是他第一次听到大胜的消息啊,可知如此有多么难得了。不过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,那就是叛贼的军队虽然算是被灭了,但贼首却一个都没死,这点刘宏很不满意。贼首没人授首,那就说明,说不一定那一日,他们也许还会卷土重来,所谓斩草不除根,必留后患啊。
 
    “阿父,这大军虽然在美阳有此大胜,但贼首却是一个都没有授首万化风流全文阅读。唉,这也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!”
 
    “陛下,这个也没有办法。毕竟在乱军之中,北宫伯玉他们几个贼首想跑的话,其实还是很简单的。所以张伯慎、董仲颖他们也没能建功,实属正常不过。”
 
    在知道汉军大胜的消息之后,可给张让高兴坏了。不过当他得知北宫伯玉他们逃跑了的时候,张让这心是又一次地悬了起来。要说他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,有好几日他做梦,都是梦见被叛贼给杀到雒阳,然后他被叛贼杀了。所以,此时虽然叛贼被灭了,但北宫伯玉他们却逃了,所以张让对此,他这心里依旧是害怕着呢。
 
    “阿父,你说这叛贼还会不会卷土重来?”
 
    “这个,陛下,叛贼他们是一定会卷土重来的!而且奴婢以为,应该会很快了!!”
 
    说完这两句后,张让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凶光。而对刘宏所说,他倒是没做太多分析,反正为了彻底把北宫伯玉他们剿灭,他就对刘宏如此说了,一切都在所不惜。
 
    刘宏闻言狠狠地点了点头,他其实和张让所说,想的都差不多。既然叛贼不日就要卷土重来,那么张温、董卓他们还不能马上回来,只能让他们继续留在美阳据守。
 
    “拟旨……”
 
    刘宏马上就命人拟好了圣旨,然后派人送到前线去了。而圣旨的内容也很简单,不过就是先表扬了张温他们一番,尤其是董卓,刘宏称赞他有先见之明,也把握住了战机。然后就是对他们的一堆赏赐,最后那当然就是继续让大军据守美阳了,对此是不得有误。
 
    看着刘宏派小黄门去传了圣旨,一丝笑容从张让的嘴角一闪而过。他知道,只要张温他们大军一直都待在前线,那么自己等人的安全就一定会有保障的。而那叛贼终究是贼,怎么能和汉军的大军相提并论呢。至于北宫伯玉他们几人,早晚一样会被灭的,张让对此是很相信。
 
    美阳,从雒阳而来的小黄门刚刚宣读完圣旨。
 
    “臣张温领旨谢恩!”“臣袁滂领旨谢恩!”“臣董卓领旨谢恩!”“臣周慎领旨谢恩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